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黄色十八岁勿看-狼人一区二区-荔枝app下载安装黄 > 荔枝app下载安装黄 >

048 李商隐七律《九日》读记


点击:179 作者:黄色十八岁勿看-狼人一区二区-荔枝app下载安装黄 日期:2021-10-13 08:44:33

李商隐七律《九日》读记

(小河西)

九日

曾共山翁把酒时,霜天白菊绕阶墀。

十年泉下无消息,九日樽前有所思。

不学汉臣栽苜蓿,空教楚客咏江蓠。

郎君官贵施行马,东阁无因再得窥。

《旧唐书-令狐绹传》:“会昌五年(845),出为湖州刺史。大中二年(848),召拜考功郎中,寻知制诰。其年,召入充翰林学士。三年,拜中书舍人,袭封彭阳男,食邑三百户,寻拜御史中丞。”

李商隐在大中元年随郑亚赴桂林时,令狐绹还在湖州任上。大中二年回到长安时,令狐绹已在长安“官贵”。据说令狐绹对李商隐跟随郑亚颇有看法。大中三年(849)重阳,李商隐访令狐绹,绹未接见,因作《九日》诗以述怨。

首联:曾共山翁把酒时,霜天白菊绕阶墀。

山翁:山简。晋永嘉三年,出为征南将军,都督荆、湘、交、广四州军事,镇襄阳。其时王威不振,朝野危惧。山简优游卒岁,为酒是耽,人称山翁。此以山翁借指旧日府主令狐楚。《汉江临泛》(唐-王维):“襄阳好风日,留醉与山翁。”《对酒醉题屈突明府厅》(唐-李白):“山翁今已醉,舞袖为君开。”

阶墀(chí):台阶。有时用“丹墀”、“紫墀”、“轩墀”、“瑶墀”、“玉墀”表示特定的台阶(例如官府、寺庙、宫殿等前的台阶。)有时用“阶除”表示台阶。《送司马入京》(唐-杜甫):“黄阁长司谏,丹墀有故人。”《往在》(唐-杜甫):“赤墀樱桃枝,隐映银丝笼。”《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》(唐-杜甫):“锦里春光空烂熳,瑶墀侍臣已冥莫。”《南邻》(唐-杜甫):“惯看宾客儿童喜,得食阶除鸟雀驯。”

大意:曾经一起与山翁(代指令狐楚)重阳登高把酒,当时台阶周围摆满了山翁喜欢的白菊。(回忆与令狐绹一起受令狐楚栽培的日子。)

这里用“白菊”有多重意义。一是与下边的“栽”关联,表达自己如“白菊”受栽培之意。昔时曾有“将军樽旁,一人白衣”(李商隐《奠相国令狐公文》)的说法。李商隐未中进士前即在令狐楚幕任职。“白菊”即“白衣”也。二是令狐绹或真喜欢白菊。刘禹锡曾有诗《和令狐相公玩白菊》,其中有:“家家菊尽黄,梁国独如霜。莹静真琪树,分明对玉堂。”刘禹锡还有诗《酬令狐相公庭前白菊花谢…》,其中有“数丛如雪色,一旦冒霜开。寒蕊差池落,清香断续来。”令狐楚自己也写诗《九日黄白二菊花盛开…》给刘禹锡,其中有:“西花虽未谢,二菊又初芳。鬓云徒云白,腰金未是黄。”

颔联:十年泉下无消息,九日樽前有所思。

十年:令狐楚卒于开成二年冬,到大中三年,首尾十二年,“十年”举其成数。

大意:说“山翁”已去十年,死生相隔,今日又值重阳,不尽又想起了“山翁”,想起了“山翁”喜欢的白菊,想起了我们一起在“山翁”庇护下的日子。

颈联:不学汉臣栽苜蓿,空教楚客咏江蓠。

苜蓿(mùxu):豆科植物。因大宛马嗜食,汉武帝遣使采其种子遍植于离宫旁。《史记-大宛列传》:“宛左右以蒲陶为酒,富人藏酒至万余石,久者数十岁不败。俗嗜酒,马嗜苜蓿。汉使取其实来,于是天子始种苜蓿、蒲陶肥饶地。及天马多,外国使来众,则离宫别观旁尽种蒲陶、苜蓿极望。”

楚客:指屈原。此借以自比。

江蓠:又江离。蘼芜。今名川芎。香草名。屈原诗中多次提到“江离”。《离骚》(先秦-屈原):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。”(扈:披。江离:香草名。辟芷。幽僻处的芷。秋兰,秋日的兰草。纫:索。意思是:我披上江离和芷草,佩挂秋兰结成的索。)“览椒兰其若玆兮,又况揭车与江离。”(椒、兰、揭车:均香草名。意思是:看到椒、兰都已如此,更何况揭车与江离。)

大意:您没有像“汉臣”移“载苜蓿”到长安一样也把我“移栽”到长安培养,难道教我像屈原一样到湘水边上“咏江离”吗?(“江蓠”与“将离”谐音。双关。)

尾联:郎君官贵施行马,东阁无因再得窥。

郎君:指令狐绹。施:设。

官贵:令狐绹会昌五年(845),出为湖州刺史。大中二年(848),召拜考功郎中,寻知制诰。其年,召入充翰林学士。大中三年二月,自翰林学士承旨拜中书舍人。五月迁御史中丞。

行马:官署前所设,用交叉木条制成,拦阻人马通行的木栅。《题洛中第宅》(唐-白居易):“悬鱼挂青甃(zhòu),行马护朱栏。”

东阁:典:“开东阁”。《汉书-公孙弘传》:“时上方兴功业,娄(屡)举贤良。弘自见为举首,起徒步,数年至宰相封侯,于是起客馆,开东閤(阁)以延贤人,与参谋议。”

大意:您已经官高显贵,有“行马”拒我来访。您即使再开东阁,我也不会再来了。(应该也是气话。)

此诗写作时二人在仕途上差距已很大。李商隐是长安“京兆府掾属”(临时工),而令狐绹是皇帝身边近臣。李商隐当然希望令狐绹能帮自己一把,但二人之间已心生隔阂。此诗首联先回忆曾经一起随“山翁”重阳把酒赏菊登高的日子。颔联说对“山翁”的思念,当然也是对那一段美好生活的思念。似乎在说我没忘记“山翁”对我的恩德。颈联转折说“山翁”对我如“汉臣载苜蓿”,总是带在身边培养呵护。而你却让我如“楚客咏江离”,让我在外漂泊流离。(这一联精彩。“汉臣”比令狐楚。“楚客”自比。)好像在说自己去桂林到郑亚那儿去工作,也是没办法。我在秘书省时谁管过我吗?如果有“汉臣”在京城栽培我这棵“苜蓿”,我会跑到湘水边去“咏江离”吗?尾联说了气话。你现在官贵了,见都不见我了,我以后不来就是了。(这里称“东阁”,如果诗写在大中三年,令狐绹应还不是宰相。不过也快了。按《旧唐书-令狐绹传》:“(大中)四年,转户部侍郎,判本司事。其年,改兵部侍郎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”还有,令狐绹是翰林学士,人称“内相”。说“东阁”也没错。)

友情链接